首页>喜剧片 > 乱交网
超清

乱交网

评分:
2.0

主演:詹妮弗·安妮斯顿 蒂姆·罗宾斯 约翰·浩克斯 艾拉·菲舍尔  

状态:超清

更新:2022-08-12 02:44喜剧 美国2013

排序

乱交网播放地址

乱交网
乱交网

乱交网剧情简介

《乱交网》是丹尼尔·谢克特,导演的作品,发行于2013年(美国),由詹妮弗·安妮斯顿,蒂姆·罗宾斯,约翰·浩克斯,艾拉·菲舍尔,等主演,恒园诚影院为大家提供乱交网完整版免费在线观看,能在手机和电脑上流畅观看乱交网高清版(超清英语原声),同时还支持是手机投屏。
喜剧乱交网讲述了:奥德尔(茅斯·达夫 Mos Def 饰)和路易斯(约翰·哈克斯 John Hawkes 饰)两位小贼相识于铁窗之后,颇为投机的两人决定出狱之后联手行动,干一票大买卖,就此安度余生。于是,两人将目标放在了名为弗兰克(蒂姆·罗宾斯 Tim Robbins 饰)的富有资本家身上,他们绑架了弗兰克的妻子米奇(詹妮弗·安妮斯顿 Jennifer Aniston 饰),以此向前者讨要巨额赎金。可是,很快,奥德尔和路易斯就发现,他们的盘算落空了。原来,弗兰克早就有了性感美艳的情人玛姬(艾拉·菲舍尔 Isla Fisher 饰),根本没有想要赎人的意思,他巴不得两位绑匪尽快了结自己的糟糠之妻,如此一来自己便可以省下一大堆麻烦。©豆瓣

乱交网相关问题

哈利波特 前传

霍格沃茨 一段校史第一章 火刑柱 寒风吹过冰封的广场,在人们的脸上抹上了一片血红,人群呼出的气体,象一团团白雾。圣诞节前夕,圣马丁广场人头攒动,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争相目睹火烧巫师的盛况,仿佛在一夜间松了一口气,再也不会发生诸如井水不停上涨,自动漫上井口呀,南瓜长得比车大呀,母鸡一天生两个蛋呀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了。 在广场的边上,一大群村姑身着盛装,正在嘻嘻哈哈的逗笑。 “嗨,马莎,你看中间那位长得真英俊啊!” “奥佩拉,这时候你还觉得他英俊?你要是知道他是怎样让老培根长出交来,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听说他还是爵士呢?”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烧死!” 在广场正中的高台上,高高耸立着三根火刑柱,每根柱子上都用浸过油的麻绳捆着一位巫师,中间那位异常英俊,一看就有贵族血统,他就是斯莱特林爵士,他左边是赫奇帕奇,她脸上正显出万分痛苦的表情,使劲地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头上的头发象一支万花筒一样变来变去,一会儿鲜红,一会儿雪白,在斯莱特林右边,那个名叫拉文克劳的年轻女巫也在把自己的身体一会儿变细,一会儿变粗…… “好了,好了,你们能不能停一下,格兰芬多怎么还没来?”斯莱特林说。 话音未落,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天而降,站在火刑台上,笑眯眯地说:“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没有我呢?” 不远处,一个银发飘飘的牧师手捧十字架,正用愤怒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 赫奇帕奇向格兰芬多做了个鬼脸,故意装出一副厌恶的神情,细声细气地说:“格兰芬多,你这是第几次被烧死?” “三十七次,你呢?” “哦,二十次,比你差远了。哈哈” 格兰芬多说:“那是因为我特别喜欢火烧的温暖的感觉,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季,不是吗?” “可我受不了牧师在点火前又臭又长的说教!”赫奇帕奇说。 “咳,牧师先生,我们反正是要被你烧死的,你能不能痛快点?快点火吧,求求你啦!!!”拉文克劳大声叫道。 牧师抬了抬眼皮,赶紧用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阿门!”他喃喃地说道:“主啊,请你宽恕这些邪恶的罪人吧,阿门!” “快来把我绑起来呀,你还在罗嗦什么?”格兰芬多看着广场上越来越密集的人群高声笑道。 人群被激怒了,“烧死他,烧死他•••” 一大群人冲上火刑台,迫不急待地点燃了火刑柱下的木柴堆。 “可怜的麻瓜呀!”斯莱特林叹了一口气。 顷刻间,火光冲天,四个巫师在火刑柱上痛苦地嚎叫着,扭曲着,长袍上,头发上,胡须上,到处散发出焦灼的气息,他们在火刑柱上痛苦的呻吟着。 突然,一个清晰的声音在广场上空回荡。“对角巷” 还没等广场上的人明白怎么回事,天空上四个巫师的笑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第二章 来到霍格沃兹 雪,纷纷扬扬的下着,小巷里布满了厚厚的积雪,屋檐下挂着一串串长长的冰凌。街道上已经很少看得见行人的身影。 在这大雪纷飞的黄昏,四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正在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在雪地上流下一串清晰的脚印。只有不远处小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仿佛在向他们招手。 一阵风雪裹着他们推开小酒吧的门,发出吱嘎一声,把睡眼惺忪的酒吧老板吓了一跳。那是一个满头油腻的小个子,满脸倦容。他不耐烦的抬了抬眼皮,扫了一眼进来的人,立刻容光焕发,腾地从柜台后面冲出来,大声叫起来: “伙计们,你们还没死呀!我看看,我看看,哦,拉文克劳,你身上怎么老有一股被火烧的焦臭味道,赫奇帕奇,你的头发怎么了,格兰芬多,亲爱的,你还好吗?看了,只有我们的斯莱特林爵士永远都是那么体面,不是吗?” “好了好了,快给我们来杯烫嘴的黄油啤酒吧,海斯。” “看我,都忘了,好好好,马上来” 只见他抽出魔杖,轻轻一挥,口里念道“黄油啤酒飞来” 四杯黄油啤酒稳稳的落在长条木桌上,热气腾腾的黄油啤酒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四人这才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围在桌旁坐下来,手捧着啤酒,赫奇帕奇迫不及待地猛灌了一口,烫得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格兰芬多笑道“赫奇帕奇,留着你的舌头吧,没有舌头你怎么念咒语呢?” “哈哈哈”,拉文克劳一口黄油啤酒差一点喷了斯莱特林一身。 他们在昏暗的酒吧里喝着酒,大家仿佛还沉浸在被火烧的兴奋之中。只有斯莱特林眉头紧锁,“多么可怜的麻瓜呀!” 他呷了一口黄油啤酒,缓缓地说:“对自己一窍不通的东西一概视为异教,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克兰芬多接着说:“是啊,所以我认为当务之急就是让这些可怜的麻瓜对魔法界有所了解” “哦,朋友,你认为这些麻瓜愿意花点脑子来了解我们吗?” “我想,”格兰芬多接着说:“只有培养更多的巫师,只有巫师的力量壮大了,大到足以让麻瓜们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才能让巫师在这世界上自由生存。”他缓缓地站起来,在酒吧里踱着步,接着说:“可现在,我们巫师界本身门派繁多,有些巫师甚至以欺负麻瓜,杀戮麻瓜为乐。如果再不及时纠正,制止,魔法界就很难生存下去了。” 拉文克劳猛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想让麻瓜们一遍又一遍地烧处以火刑吗?” 斯莱特林英俊的脸上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低着头思索着,突然,他那碧蓝的眼睛里放出一道奇异的光彩,他兴奋地说:“我们为何不建一所魔法学校呢?!” “好哇!好哇!!棒极了!!!” 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可你们在哪里建学校呢,爵士?”酒店老板正巧来到桌子旁,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是啊,到处都是麻瓜?” “我想,这应该不是问题。”斯莱特林把握十足的微笑着。 “快说,快说。”拉文克劳显得迫不及待的样子。 “我在英格兰有一处废弃的城堡,名叫霍格沃兹,我想,稍加改造,建一所学校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急性子的赫奇帕奇站起来,大声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哇!去看看去!” 斯莱特林笑了笑:“坐下来喝你的啤酒吧!这么冷的天,我可不想冻死在高原上。何况建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说呢?” 大家又重新围坐桌子旁,又说又笑,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斯莱特林都仿佛兴奋了起来。 初春的早晨,格兰芬多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太阳透过高大的马赛克落地窗映在他那雪白的床上,在他床上画上美丽的光斑。床头高高地挂着一幅巨大的画像,一个英武的骑士,腰佩长剑,那是他的祖父老格兰芬多骑士,正微笑地打量着他那靠在床头出神的格兰芬多。 忽然,一声呼啸,紧接着楼下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 老管家威廉先生颤颤惊惊的探进头来,“主人”,他说:“你那三个怪人朋友又来了,他们正吵吵嚷嚷着要吃早餐呢。” “知道了,威廉先生,你按他们的要求办就是了”“哦,对了,”他又吩咐道:“我要出趟远门,家里你替我管理一段时间,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告诉他们我去环游世界,或者随便什么都行,随你怎么敷衍他们都行了,你明白吗?” 老威廉先生鞠了一躬,慢慢的退了出去。 格兰芬多穿戴整齐,匆匆走下楼梯, 他那三个朋友正坐在厨房的餐桌旁享用他们丰盛的早餐,格兰芬多微笑着向他们打着招呼。 “朋友们,你们好吗?来得可真早哇。”他说。 “抱歉把你吵醒了,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嘛”斯莱特林说。 “我们正准备约你去霍格沃兹呢”,拉文克劳调皮的向他眨了眨眼睛,继续说:“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格兰芬多在餐桌旁坐下来,老威廉赶紧给他端上一大罐牛奶,几片烤得焦黄的面包,还有熏肉和鸡蛋,他的几个朋友已经把自己面前的那份一扫而光,正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 他匆匆的吃了几口面包,捧起牛奶一饮而尽,站起来说:“可以走了,朋友们!” 初春的英格兰原野,空气中散发出一阵阵清香的气息。树木开始发芽,小鸟在天空自由飞翔,他们躺在湖边的草地上,不远处,三三两两的农夫在田里劳作着,成群的野鸭在湖水里自由自在地戏水。 “休息好了吗,朋友们?渡过这个湖,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霍格沃兹了”斯莱特林嘴里咬着一支嫩草,优雅的说。“谁先来?” 格兰芬多一跃而起,“我先来吧” 他脱掉长袍,第一个跳进还有些冰冷的湖水中,“哦,水可真冷啊!”他挥了挥手臂,继续向前游去,赫奇帕奇,拉文克劳,斯莱特林也纷纷和衣跳进冰冷的湖中。 斯莱特林那苍白的面孔在冰冷的湖水中显得更加苍白。他边游边抱怨说“我说幻影显形一下子就到了,而你们偏要在这冰冷的湖水中受冻” 拉文克劳吐了口水,笑着说:“亲爱的,别抱怨了,如果我们连学校周围的环境都不熟悉,以后怎么能管理好学校呢?” “是啊,快游啊,一会儿就上岸了。”赫奇帕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时,先下水的格兰芬多已经上了岸,正在用力甩着满头的湖水。 三人陆续上岸,他们沿着湖边的小径前行,穿过一片树林,转了一个弯,斯莱特林淡淡的说:“到了。” 三人抬头一看,一座高大雄伟的城堡耸立眼前,古堡虽然破旧,但那宏大的古堡轮廓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奇异的光彩,高高耸立的钟楼,雄风依旧。只是城堡的一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毁了一大片,城堡的正前方,是一大块平整如镜的草坪,城堡虽然多年未住人了,可它仍然干净,整洁。 “真是太美了,我仿佛有一种进入仙境的感觉!”格兰芬多赞叹道。 “是啊,可你不是说这城堡废弃多年了吗?为什么••••” “哦,那都是小精灵们的功劳!”斯莱特林说:“他们忠实地执行了家父的命令,这里保养得尚可。” “尚可??”“赫奇帕奇说:“应该说很好才对。” “进去吧。”斯莱特林说:“自从我十岁离开这里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他们鱼贯走上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台阶,来到空旷的前厅,这是一个至少可容纳千人的大厅。巨大的哥特式花窗把大厅衬托得格外华丽,辉煌。 拉文克劳赞叹道:“这么雄伟的城堡为什么要弃而不用呢?” “一言难尽啊”斯莱特林说:“如果•••” “好了,我们以后再说这些吧。” 他对三个好朋友说:“你们自由选择自己的住处吧,把地下室留给我就行了。” 第三章 驱逐麻瓜 斯莱特林领着他的好朋友们在城堡转了一圈,转眼就到了中午,他们回到大厅,见大厅中央,一桌丰盛的午餐早已摆放整齐。四人狼吞虎咽地吃着丰盛的午餐,格兰芬多抬起头,微笑地看着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这真是一个建校的好地方啊!可是,这附近麻瓜多吗?” 斯莱特林抬起头,稍稍思索了一下,慢慢说道:“不太多,大约只有十多户吧。我想,随便施一点咒语就足以让他们逃之夭夭的。” “哦,斯莱特林,我们何必做得那么极端呢?”格兰芬多仍然微笑着说。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要我去低声下气的求着他们说“亲爱的,我们要在这儿建一所魔法学校,请你们自觉离开吧!”他讥讽的说道。 “我是说,有没有什么办法,既不伤害他们,又能使他们离开。” “世界上哪有这样两全其美的事啊?!”赫奇帕奇说:“让麻瓜们呆着吧,只要他们不打扰我们就行。” “哦,那可不行,赫奇帕奇,”格兰芬多说:“在麻瓜的世界里可没有保密这件事,流言蜚语比流星还快呢。” “对了”拉文克劳自言自语说:“流言蜚语,小道消息,”他看了看他的伙伴们,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说:“驱逐麻瓜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在霍格沃兹附近,有一座麻瓜聚居的小村庄,名叫霍格莫德村。村子很小,从村头到村尾总共住着十多户终日劳作的农夫,每当黄昏,小孩子们在村前村后疯闹着,捉着谜藏,女人们在村头的水井边一边洗着衣裳,一边聊着家长里短的闲话。男人们则聚集在小酒馆里,惬意地喝着威士忌,一边玩着纸牌打发时光。 有些则靠在酒馆的壁炉旁打盹,任由涎水顺着嘴角流下来。这十几年来,小村庄一直沉浸在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氛中。 这天傍晚,男人们匆匆地吃完晚饭,照例陆续聚集到小酒馆来,他们互相谑笑着,打着趣。 “约翰,你的婆娘又快下崽了吧?你怎么不知道节制点?” “是啊,我倒是想节制点,可我那蠢婆娘她干吗?” “弗朗西斯,你家的牛最近好象有点儿不对劲?” “一整个冬天只吃干草,对劲才怪呢。” “伍德,来玩两把纸牌吧?” “算了吧,你才不是我的对手呢!” “别吹牛了” 大家正在闲聊着,酒馆的门吱嘎一声被人推开进来一位陌生人,只见他衣着整齐,油亮的头发,整齐的发线清晰可见,小胡子微微向上翘起,酒馆一下灾静了下来,大家都转脸看着来人。 来人微笑着向大伙大着招呼:“ 晚上好,先生们,我能进来喝一杯吗?” “请,请,请”大伙热情地说。 “先生从哪里来呀?” “哦,对了,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斯莱特林的朋友,我叫拉文克劳,专程从伦敦来处理一些霍格沃兹事务,请各位先生们给予关照。” “哦,是老爷的朋友,老爷他好吗?” “不,少爷的朋友,老爷已经去世了。”拉文克劳说。 “真不幸,少爷小时候就离开了,到现在也快有十多年了吧。时间过得真快呀!” “是啊,是啊!” “霍格沃兹事务?少爷想把它怎么了?我们每年的租子可是一点都没少交哇” 拉文克劳说:“先生们请放心,不会对你们有任何损害的,我只是处理城堡内部的一些琐事而已。” 说话间,一大杯威士忌已经端上来。 拉文克劳对酒馆老板说:“每人一杯,我请客。” 一 片欢呼声过后,酒店里每个人都举起酒杯,“祝你健康!”“欢迎你” 顿时,酒馆里的热闹气氛达到了高潮。 拉文克劳呷了一口酒,还没来得及说话,大嗓门鲍伯抢先嚷道“早就该有人来处理了,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 话音未落,仿佛有人当头浇下一盆冷水,酒店里一片沉寂。人们仿佛被什么吓坏了,大气都不敢出。 “哪件事?”拉文克劳好奇地问。 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着。约翰向拉文克劳探了探身子,靠在拉文克劳身边,压低嗓门,小声的说:“你知道爵士家为什么弃城堡而去吗?巨怪,巨怪!太可怕了!每当夜幕降临,湖里的巨怪就吐着熊熊烈火,在城堡上空盘旋着,有时候,它那长蛇似的尾巴就把我们辛苦一年的庄稼一扫而光,太可怕了 ,村里的牛,羊,猪都快被它吃光了,有时候它饿极了,连在村头玩耍的小孩都不放过••• 太可怕了!”他那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仿佛回到恶梦中去了一样。 鲍伯也压低了嗓门,说道:“可也怪,自从爵士一家离开后,巨怪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不是吗?” 人们议论纷纷,刚才的热闹劲儿一点影子都看不见了。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啊!”拉文克劳显得忧心冲冲地说。 “爵士到了伦敦之后,专门去请教了国王陛下最有名的巨怪专家,他们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怪物,直到最近,一个从东方回国的传教士才解开了这个谜团,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龙啊!” “龙?!它有那么大的威力?” “哦,爵士城堡里那条龙,还仅仅是一条未成年的幼龙而已,如果它长大了,那可不是好对付的。” “那现在龙在哪里呢?” “它正在地下沉睡呢。不过,就那位从东方回来的饱学之士推算,经过十多年的光景,那邪恶的家伙也快醒了。” 他的话使本来心惊肉跳的人们更加恐慌了。 “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 “大家先别怕,听我说,龙在苏醒前是有先兆的。就是•••“ 他清了清喉咙,见人们都在聚精会神的倾听,他一字一句地说:”那就是蛇!龙出现,蛇先见!” 深夜,拉文克劳执意要回城堡,几个胆大的村民手举火把把他送到城堡旁边,心情沉重地返回霍格默德。 拉文克劳见村民已走远,马上抽出魔杖,轻轻一挥,恢复她美丽的本来面貌。她满怀喜悦,满脸微笑地出现在霍格沃兹城堡大厅里。几个好朋友见她满脸的笑容,互相交换了一下会心的眼神。 “拉文克劳,你这个鬼精灵,你是怎么办到的?” “伙计们,先别问,一周之内我保证方圆五十哩以内,你想找一个麻瓜都难喏。” “哦,顺便说一下,斯莱特林,你不是会说蛇佬腔吗?三天后请你召唤几百条蛇来霍格莫德应该不是问题吧?” 斯莱特林眼睛一亮。“哦,我明白了。行,就照你说的办好了。” 格兰芬多叹了口气,“这些可怜的麻瓜要逃到那里去呢?我看这样吧,我在伯明翰郡还有几百顷良田,拉文克劳你不如顺便做一个大善人吧!” “好啊,我正想向你开口呢!” 赫奇帕奇也兴奋起来,他说:“这下好了,其实这些麻瓜大多数还是友善的啊。” 三天后,霍格莫德村一下子不知道从哪儿窜出好些毒蛇,人们更加恐慌了。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可一条条毒蛇四处乱窜,搞得鸡泉不宁,人们想起拉文克劳的话,更加心惊胆战。 拉文克劳敲开村头一户人家的大门,一看正是那天在小酒馆见过的大嗓门鲍伯,他急切地说:“快,快,通知大家在酒馆门口来见我。” 鲍伯疑惑的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就飞也似的跑了。 “大家快来酒馆门口••••” 慢慢地,人们忧心冲冲的聚集在酒馆门口,拉文克劳大声说:“霍格莫德居民们,你们都知道,龙,就要苏醒了,灾难就要降临了,爵士怜悯为他家世代耕作的居民们,决定将霍格莫德永远废弃,而将你们安置在离这儿不远的另一处庄圆,赶快套上你们的马车,带上你们的家人,畜牧,离开这里吧。爵士负责在新的庄园补偿各位双倍的良田,而且三年免租。谁愿意走就快回家准备去吧。越快越好。” 他又问“村长在哪儿?” 老村长从人群中挤上前来,他一边在胸前划着十字,一边说:“上帝啊!这可怎么办呀!” 拉文克劳从怀里拿出一小袋金币交到村长手中,“这里就拜托你了,我要走了 ,这些钱你就安排大伙儿在路上的一切吧。从这里一直向东,到了伯明翰你问格兰芬多庄园就是了。明白吗?” “感谢主!明白。” “那么,再见了!各位,保重!” 第四章 蓝图 霍格莫德的村民大举外迁,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就连远离霍格沃兹的麻瓜们也纷纷外逃。现在霍格沃兹终于成为一片巫师的乐圆了。 斯莱特林,格兰分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在城堡四周忙碌着,他们各显神通,有的使用隐形咒,有的使用驱逐麻瓜咒,有的使用障眼咒,总之,所有能使用上的咒语都用上了。现在,假使有一个麻瓜经过这里,他绝对不会相信这里还有一座庄严,雄伟的城堡,只会认为那是一片雾气弥漫的大湖而已。 四个好朋友忙碌着,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他们要建魔法学校的消息在整个魔法界传得沸沸扬扬,霍格沃兹不时有好奇的巫师到访。有的用幻影显形,有的用飞路网,而更多的巫师把拜访霍搁沃兹当成一次远足,踏青,他们骑着扫帚,拖儿带女,有的甚至还带来了露营的帐棚。霍格沃兹一下子热闹非凡。 巫师们来到霍格沃兹,纷纷被它那迷人的景色所吸引,一个个发出由衷的赞叹:“她多象一巨大的圣诞卡呀!” 孩子们眼里露出了渴望的眼神“要是能到这儿来上学那该多好哇!” 这天,风和日丽,成群的游客不断涌来,有的在湖里游泳,有的在城堡前的草坪上晒着太阳,几个孩子骑着飞天扫帚,正在草坪上空围着一个竹藤编制的圆球,互相追逐着,那是魁地奇家的几个小孩正在游戏,他们的妈妈站在草坪上焦急的喊道:“魁地奇,快下来,魁地奇”•••••几个孩子玩得正在兴头上,只当什么也没听见。 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站在窗前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交换了一下会心的笑容。 这时,天空驶来一辆由鹰头马身有翼兽拉着的金色马车,那辆马车是如此之大,仿佛是一片金色的浮云从天上漂来。 “哦,快看,那是魔法部长的马车,魔法部长先生来了” 马车稳稳地停在城堡前的草坪上,接着,一卷大红的地毯从马车下展开,一直通向城堡的大门下的大理石台阶。 斯莱特林,格兰芬多,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慌忙从门里迎出来,马车门缓缓打开,首先走下来的正是魔法部部长(ALEXIS)亚历克西斯先生,他微笑着大踏步走上大理石台阶,在他后面是他的私人助理(EAMONN)埃蒙先生,他一脸严肃,仿佛他才是真正的部长一样,他不紧不慢的跟在部长先生的后面,接着,魔法部教育司司长(CONNIE)康妮夫人也走下马车,她是一个白皮肤的金发美女,如果她走在麻瓜当中,你绝对会把她看做一个雍华的贵妇人。她两眼闪闪放光,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优雅的走上了台阶。 斯莱特林,格兰芬多,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赶紧迎上前去。 “欢迎,欢迎,阁下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我们好亲自前往魔法部去迎接?”斯莱特林说。 “哦,小斯莱特林,我是你父亲最要好的朋友,本来想要你到魔法部来帮忙,现在你要建魔法学校,真是太好了,我岂有不来之理?何况,还有格兰芬多,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这样的好朋友和你在一起,这真是太好了。” 他 又转向格兰芬多说:“有你们在他身边,我就放心多了,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 他慈爱到看着四个年轻人,康妮夫人款款走上前,向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手,两人躬身行了吻手礼。 “哦,我差点忘了,这是康妮夫人,魔法部新上任的教育司司长。” 四人连忙说:“欢迎之致!” 格兰芬多说:“早就听说康妮夫人是个美人,现在才知道,简直是美得夺目啊!” “哈,哈,哈!”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康妮夫人微微一笑,说:“你太夸奖了,谢谢!” 她在四人身上打量着。斯莱特林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云。 “你看,光顾着说话,快里面请。” 一行人穿过门厅,进入宽阔的大厅,亚里克西斯先生抽出魔杖轻轻一挥,一排金色的高靠背椅立刻整齐的摆放在长条桌前,他首先坐了下来,招呼道:“你们也坐,你们也坐。” 众人落坐,斯莱特林拍了拍手,桌上立刻摆上一桌风盛的佳肴,高脚酒杯美酒飘香,银餐具闪闪发光,美味的食物在桌子上堆得象小山一样。 斯莱特林首先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他那优雅的声音在大厅回荡:再次欢迎魔法部长亚里克西斯先生一行,为你们的健康,干杯!” 大家纷纷举杯,康妮夫人用她那迷人的大眼睛盯着格兰芬多,轻言细语的问:“格兰芬多先生,你们建校有什么打算呢?” 格兰芬多向她微微地鞠了一躬,微笑着说:这个问题,也是我们近日来讨论得最多的问题。” 他又看了亚里克西斯一眼,埃蒙先生赶紧拿出羽毛笔一本正经地记录起来。 他清了清喉咙,“我们要把霍格沃兹办成世界上第一流的魔法学校,”他坚定地说:“首先我们要有第一流的校圆,”他微微一笑:“这你们已经看见了,第一流的教师,第一流的教学方案和培养出第一流的学生。我们将在整个魔法界挑选我们认为最出色的教师,我们将制订全面的,有足够深度和广度,适合一个魔法巫师健康成长的教学计划,从理论上实践上帮助他们达到一个合格的巫师水平,使他们不仅拥有强健的体魄,更有敏捷的头脑,完美使用巫术的能力。我们不仅要较会他们魔法理论,还要让他们认识天空,认识海洋,认识各种神奇的植物,神奇的动物,我们还要教会他们处理世界上各种神奇事物的能力以及勇敢地和邪恶势力作斗争的能力,我们将亲自挑选我们中意的学生,把他们造就成为魔法界有用之才。”格兰芬多滔滔不绝地说。 “好,好极了!”亚里克西斯拍掌笑道。 “不过••”斯莱特林说:“学校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还没有眉目就被 无数的法令呀,法规呀,魔法部那些无所事事的官僚,”他笑了笑说“当然不是指你们啊,部长先生,司长夫人,被他们指手画脚,那学校就很难走上正轨•••” “小斯莱特林,别和我耍小心眼了!”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你看这样你还满意吧?”部长微笑着说。 一张厚厚的,华丽的羊皮纸平缓地向他们飞过来,落在他们面前。拉文克劳展开大声读道: 魔法部 魔法部教育司 关于批准成立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通告 根据斯莱特林,格兰芬多,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的正式申请,经魔法 部部长阿尔夫•亚里克西斯,魔法部教育司司长威恩•康妮实地考察,兹决定从 即日起正式批准成立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学校的人事,管理,教学等一切事务由 校方自行负责处理,魔法部不予任何形式的干预。 签名: 魔法部部长 阿尔夫•亚里克西斯 魔法部教育司司长 威恩•康妮 “太好了!”四个人激动得跳了起来,“真是太好了!!!” 他们冲向亚里克西斯先生,在他微笑的脸上送出了无数热烈的亲吻。格兰芬多甚至在康妮夫人的脸上也留下了热呼呼的唇印。 第五章 千万不要唤醒沉睡中的龙 在最初的喧嚣之后,无数的日常事务等着他们去料理。城堡的一大片需要重建,再加上年久失修,其余的部分也需要重新修缮。从一楼的大厅到高高的塔楼,几乎没有



穿越火线枪战王者里的茉莉mp5怎么得

这把枪后坐力很小,很好用。单人挑战翻卡几率取得。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内容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22 恒园诚影院